在猎豹移动学会的事

这篇文章是2015年写的,最近和朋友聊到实习的事情,想起了2014年第一份工作在猎豹移动的时光,所以又把这篇文章发出来了。

来到北京6个月了,在珠海猎豹移动生活和工作的印象有些模糊了,互联网风起云涌,我认识的猎豹也已经物是人非,趁着痕迹还没完全消散写下来留存回忆。

那时候是考研二战最后阶段,疲惫不堪,满脑子都是“考不上以后能干什么”心理发虚的不行,瞒着研友偷偷在智联招聘开始写简历,刚好猎豹恰逢上市前夕急缺人,学弟在实验室群里发了个内推,我拿着之前实验室做的项目,稀里糊涂电话4轮面试就拿到offer了。捏着offer度过试用期其实比考研那时候还更忐忑,一度认为自己能力不行过不了试用期就会被开除,其实老大挺认可我的成长速度,最后快离职了才知道我位列公司新人培养名单。我一向自诩信息收集能力无人能敌,对自己能力和真实世界的认知却差之千里,如果没考研早点出来看看,说不定又是另外的光景。

效果与目标、资源、路径方法论

来猎豹的第一个任务是分析网站cookies安全性然后写日报——“今日分析网站800个,高危网站10个”,机械而乏味感觉是个小学生都能干好的活,不久黄老板就把我叫过去谈话“效果在哪里?你的目标呢?”问的我哑口无言,这时我才接触到猎豹的基础工作方法论——目标、资源、路径。

目标:你的工作任务目标是什么?分配给你工作任务的上司目标是什么?你的目标是处于公司战略目标的哪一环?

资源:为了实现你的目标,需要借助哪些资源(硬件设备、同事协作、公司平台)?资源的获取和协调的前置条件是什么?

路径:顺着目标我们可以想出很多策略和方法,这些就是实现目标的路径,结合目标把路径梳理清楚,配合相应的资源,最后目标才能实现。

我分析网站cookies安全性的目标是为了做好隐私清理功能,做好隐私清理功能是为了让金山毒霸做出亮点吸引更多用户的使用,更多的用户带来更多的盈利最终实现公司的战略目标。

知道自己的工作目标与更上层目标的关系,可以帮助我更好的完成工作,为实现目标打开新思路,后来我提出搜索关键词高危判断、文件番号名称判断等方案(路径),相对于网站cookies安全性更能刺激用户对安全的敏感,吸引更多用户使用,后来还写成专利受到褒奖。

史玉柱讲过“企业应该只认功劳不认苦劳。苦劳对一个企业是没有任何贡献的,它不会带来任何利润。”企业本质是一个盈利机构,如果工作没有效果,不能为实现企业的战略目标而贡献力量,自然也不应该获得相应的回报和收入。除了工作内容要以效果和目标为向导,工作日报也应该体现自己的价值,所以我工作的日报应该写成“今日分析网站800个,网站访问人数30万人,高危网站10个,影响人数5千,高危网站类型为…,预计分析结果能带来增长…”

小步快跑、快速迭代

隐私清理的前期分析完毕后就是开发阶段,非常幸运的能和十年开发经验的锋哥合作,作为完全没经验的新人,锋哥被我混乱的思维搞得很崩溃,讨论沟通几天下来完全没有进展。原因是我试图把所有功能和逻辑从全局到细节全部表达出来,期待他抽象成一个通用引擎解决所有隐私清理问题,这就好像一个还在娘胎里的婴儿,父母就希望他出生后立马可以像鸠摩智那样以小无相功催生出捏花指、金刚指等少林七十二绝技,这当然是不可能的。锋哥跟我讲“计算机是人造出来的,人能表达出来的逻辑,计算机就能实现!我们先不要管全局,从最简单最核心的问题开始,一个个功能来表达和实现”,于是我从最简单的逻辑开始画出流程图,他在黑漆漆的命令提示窗口里实现,抽象成八大清理模块跑通以后我们才加上界面然后对外发布,而且不是全网发布,是先找一批粉丝用户试用收集反馈数据,然后修正完善后发布给有经验的老用户,再收集数据修缮后再发给普通用户,遇到问题立马撤下来修改,然后发布收集反馈……以此循环,最后日趋完美。在学校参加比赛的时候总是被灌输写出完整的文档后再开发的观念,殊不知商业环境下瞬息万变,文档还没写完市场方向说不定就变了,最有效的文档就是用户的反馈和数据。

邓小平说“黑猫白猫,能抓到老鼠的就是好猫”,猎豹能在短短4年就美国上市,无文档、快速迭代文化功不可没。

优秀习惯养成

也许是珠海本身安逸,也许是涛哥、黄老板和赵爷对我过于呵护,前半年的工作都以具体执行为主,稍有问题他们都会过来指导和帮助我,工作压力不是很大。下半年辣妈从北京调回珠海后把北京雷厉风行的作风带回来了,从此压力剧增。从她那我学到了三个优秀习惯:第一个是写邮件,我写完邮件发之前她要审核好几次,对接收人、抄送人和措辞做了严格规定。第二是反复确认,开会得出的结论和任务分配都会反复确认和量化,最后以邮件形式群发出备忘。第三是精细数据分析,辣妈为了找出数据下跌的原因,不懂代码的她坐在程序员旁边一句句的审核代码绘制流程图记录数据。这三点习惯看着小,实际效果可是非常棒的。我的一些脑洞大开的方案配合正式得体的邮件,数次被老大采纳。反复确认和量化明确了职责和权益。避免了和同事的摩擦和撕逼。精细数据分析初期非常累,但这种从庖丁解牛式的分析非常锻炼抽象能力,全面细致的掌控产品能挖到不少新的需求。最开始分配到辣妈手下工作我非常消极和被动,辣妈强制我必须每天问她三个问题,既提升了我的主动性也帮助她查漏补缺,我现在带实习生也是用的这个方法,算是对优秀习惯的传承吧。

刚去猎豹的时候是个啥也不懂的学生,离开猎豹的时候对互联网的各种玩法也能轻车熟路。互联网行业瞬息万变,忙得我终归会忘记在珠海猎豹的生活和工作,最终剩下的就是在猎豹学来的方法论与工作习惯,也许某天回过头来已看不到曾走过的脚印,但是我仍记得出发点是珠海猎豹。